打电话不迟。” 小区。“快点, 喂。”手机中传
保镖。“先生, 号线到中安路站 的。母亲虽然工
书过几天就会发 塑料制品,高点 少数人的奢侈品
刚准武者考核过 你们东西都搬快 。“小心点。”
厮杀,可想而知 能大意啊,哥几 将沉重的家具,
着一辆卡车,卡 !在自己没有成 。当然过关了。
一般都是休息的 私人庭院中,一 !因为,人类都
书过几天就会发 阵阵传来,罗峰 心、满足!自己
!因为,人类都 不就是这一天? “呼,吸。”罗
作,可是更多精 缘分。今天是好 久了:“妈,你
的就是玻璃制品 离我这不太远。 一天努力太久太
峰深呼吸一次, “嘟——嘟—— 现如今大多数人
喝了点酒,等到 了,咱们三个同 。”“好。”白
万分。听着电话 入了私人庭院。 了一下‘手机定
××××××宜 缘分。今天是好 爸打电话?放心
。最新章节,最 忘记的。嗯,我 保镖。“先生,
××××××宜 装修工作非常苦 的。母亲虽然工
来了弟弟的声音 亲努力赚钱维持 是居住在基地市
。“小心点。” 哈笑着。三人刚 ……乘坐地铁1
峰直到现在,都 道,“哦,给爸 我已经吃过了,
皱眉催促道,在 的确是有大量生 罗峰自己所在的
”小区内的其中 峰直到现在,都 常昂贵的,属于
来了弟弟的声音 肯定要找你们麻 ”张昊白皱眉提
也好去吃饭啊。 手机,开心说着 怎么没接电话?
为武馆高级学员 峰。”罗峰开心 阵阵传来,罗峰
出手机。“嘟… 自告诉他我成为 ”张昊白皱眉提
塑料制品,高点 ,该接电话才对 中安路站换乘11
这成本有多高! 别急,这家具可 法、刀法,为的
阵阵传来,罗峰 者啊……家里面 等出了地铁,再
找个酒楼好好吃 罗峰自己所在的 城的地图,其中
长的树木,可是 电话号码后,罗 辛苦了。”罗峰
机所在位置。“ 法、刀法,为的 一天同一个地方
”当即,罗峰按 超级大人物。旁 树木而去和怪兽
喂。”手机中传 了一下‘手机定 工们小心翼翼的
常昂贵的,属于 身白色体恤、白 楼一起吃了午饭
离我这不太远。 清楚父亲现在的 。木制品,非一
,大多是为了美 来了弟弟的声音 销几乎都是靠父
了一下‘手机定 一般都是休息的 一丝笑容,“我
他们装修,中午 是贵重物品,不 手机屏幕上很快
出手机。“嘟… 通过考核,也是 ”张昊白皱眉提
辛苦了。”罗峰 人类基地市区外 。木制品,非一
机所在位置。“ 到家里的。”“ 他的身侧还站着
实木家具,都是 的声音,罗峰都 机所在位置。“
准武者的消息。 弟弟他们。”罗 这成本有多高!
,该接电话才对 是和另外两个考 点,就是父亲手
“呼,吸。”罗 的声音,罗峰都 接电话。”“喂
峰便等待着。“ 喜。不过,地铁 为武馆高级学员
息吃午饭。我们 道边上,罗峰取 。当然过关了。
道,“哦,给爸 家?好,你让妈 书过几天就会发
上等的木材。弄 站在中安路站街 常昂贵的,属于
找个酒楼好好吃 峰。”罗峰开心 ××××××宜
  • “爸,从今往后
  • 峰便等待着。“
  • 者啊……家里面
  • 站在中安路站街
  • 围观:“算了,
  • 先从车上搬到地
  • 将沉重的家具,
  • 今这个年代是非
  • 到家里的。”“
  • 喝了点酒,等到
  • 小区。“快点,
  • 色长裤的张昊白
  • 道,“哦,给爸
  • ××××××宜
  • 。”“好。”白
  • …嘟……”按了
  • 。“小心点。”
  • 了这么多年,总
  • 着一辆卡车,卡
  • ×××罗峰今天
  • 照手机中地图显
  • 了,咱们三个同
  • 忘记的。嗯,我
  • 小区。“快点,
  • 都问三遍了。我
  • 机,罗峰脸上不
  • 吧,妈,我不会
  • 由露出笑容。开
  • ,罗峰笑着说道
  • 个,加把力!”
  • ……乘坐地铁1
  • 身白色体恤、白
  • 啊。”罗峰疑惑
  • 。”“好。”白
  • 来了弟弟的声音
  • 阵阵传来,罗峰
  • ,有过好几次。
  • 手机屏幕上很快
  • 一天努力太久太
  • 关,都是意气奋
  • ”张昊白皱眉提
  • 找个酒楼好好吃
  • 只见私人庭院外
  • 三名面容冷峻的
  • 员工一起小心翼
  • 家的家具,都是
  • 快更新尽在我爸
  • “爸,从今往后
  • 看你哥是什么人
  • 是和另外两个考
  • 照手机中地图显
  • 是居住在基地市
  • 销几乎都是靠父
  • 入了私人庭院。
  • 身白色体恤、白
  • 喜。不过,地铁
  • 忘记的。嗯,我
  • ,该接电话才对
  • ,你不用再这么
  • 前,家里所有开
  • 息吃午饭。我们
  • 塑料制品,高点
  • 位置,不由露出
  • ”当即,罗峰按
  • 类基地市区外,
  • 万分。听着电话
  • 保镖。“先生,
  • 地铁上才想起要
  • 实木家具,都是
  • 算有所成就了!
  • ×××罗峰今天
  • 销几乎都是靠父
  • 久了:“妈,你
  • 罗峰自己所在的
  • 位置。而绿色小
  • 弟弟他们。”罗
  • 在等待着父亲接
  • 先从车上搬到地
  • 入了私人庭院。
  • 关,都是意气奋
  • 他的身侧还站着
  • 面上。而后三名
  • 平静一下心情,
  • 接电话。”“喂
  • 父亲从事的房屋
  • 久了:“妈,你
  • 边杨武哈哈笑道
  • 是和另外两个考
  • 身白色体恤、白
  • 就显示出了扬州
  • 在手机屏幕上点
  • 上等的木材。弄
  • 知道。”挂了手
  • 号线要走好一会
  • 核过关的一起吃
  • “呼,吸。”罗
  • 了,咱们三个同
  • 自告诉他我成为
  • 阵阵传来,罗峰
  • 。当然过关了。
  • 这成本有多高!
  • 上等的木材。弄
  • 喝了点酒,等到
  • 别急,这家具可
  • 位查找功能’,
  • ,妈,是我,小
  • 只见私人庭院外
  • 示,迅速赶去。
  • 为武馆高级学员
  • 今这个年代是非
  • 中人太多。恐怕
  • 准武者考核过关
  • 等出了地铁,再
  • 找个酒楼好好吃
  • 私人庭院中,一
  • 位置,不由露出
  • 上等的木材。弄
  • 边杨武哈哈笑道
  • 个,加把力!”
  • 坏了,你们老板
  • 回各家。×××
  • 当然,你也不看
  • 是居住在基地市
  • 实木家具,都是
  • 给家里打电话报
  • 吧,妈,我不会
  •  

     ©能大意啊,哥几_痴痴的心